相关文章

便民保安亭,化身为便民小卖部,民心慌慌,何时真的安民

来源网址:

A“现在天气还不算热,要是到了夏天垃圾堆肯定臭气熏天,我们都没法正常生活了。”昨日,家住观音桥三钢一路野水沟2号的居民王庆很郁闷,一个半人高,占地两平方米左右的垃圾堆在他家门口堆了6天,而且垃圾堆还在不断变大。

生活垃圾6天无人清理

野水沟2号一楼33室附近石阶最下端的平地上,就是王庆的家。其门口堆着果皮、纸巾、剩菜等生活垃圾。“这些垃圾已经有6天没清理了”王庆说,本来以前有清洁工负责清倒生活垃圾,但是从2月1日开始清洁工陈淑碧就罢工了。

王庆介绍,陈淑碧是野水沟52号至59号附近一带的居民共同请的清洁工,只负责这段不足20米长小路的生活垃圾清运。

清洁费半年没收齐过

“在这里干了半年多,我每个月都只能收到40元的清洁费。上个月做完后我就不想做了。”昨日上午,陈淑碧说。

她本身是高建环卫公司的清洁工,也是野水沟的居民。从去年8月开始,她兼职承担了这段路生活垃圾清运的工作。

“本来每户每月应该缴纳清洁费7元,但是半年下来我从没收齐过。”陈淑碧为难地摇了摇头。

在这段不足15米的小路两旁只有12间房,但却住着租赁户20多家。陈淑碧原本每月应收清洁费约150元。

华新街街道野水沟社区陈主任对此介绍,针对居民王庆反映的情况,陈主任承诺尽快派工作人员到现场查看情况,与租赁户沟通,将清洁工请回来,也还居民一个清洁的生活环境。

B只要天色一晚,家住北部新区泰山大道东段126号海龙居小区的居民汪洋就不敢出门了,她说,“原本的保安亭也变成了小卖部。白天都发生过盗窃案,晚上岂不是更危险。”

小区内保安亭变身小卖部

汪洋是2009年9月搬进海龙居的。仅一个月后,她发现小区门口的“保安亭”摇身一变开起了小卖部,只在两栋住宅楼的一楼安排保安值班。

从2009年起,居民们向物管提意见希望开设保安亭都没有结果。

设保安亭聘保安保安全

2011年5月,居民们盼望的保安亭动工了。物管从不足15平方米的小卖部里隔出了一间约两平米的小房间,作为保安亭。

可是好景不长,保安亭建好后,楼下的保安撤离,但保安亭中依然不常见到人。两个月后,保安亭又无缘无故撤销。

罗善玲是小区1栋29楼的住户,去年8月25日晚上8点,她和女儿在家里亲历了一次入室盗窃事件。

“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跑进了我家里。”男子狠狠推了她一把,然后从厨房的窗户跳出去。罗善玲迅速到楼下找到保安。结果却看到这个小偷走出大门时,保安拦都没拦一下。

小区内并未规划保安亭

昨日中午,重庆晨报记者在小区内找到小卖部老板余先生,他从2009年开始便租这个门面做小卖部。

王勤云介绍,小区内共有保安6人,都是正规的保安人员。应该说小区安全保卫工作还是不错的。

居民成立业委会搁置

陈阿姨是前年搬到小区的住户,2月4日,她和小区另一位居民到街道递交申请,申请成立业委会,却因为海龙居地处渝北区和江北交界的特殊地理位置而搁置。

昨天下午2点,记者来到北部新区天宫殿街道办事处。社区建设科工作人员王先生称:“海龙居小区正好在渝北区和北部新区的交界处,现在海龙居小区的社会事务属于渝北区龙塔街道负责,而成立业主委员会属于社会事务。”

龙塔街道龙塔社区工作人员杨小姐说,海龙居小区的社会事务在龙塔社区,但是行政事务则应该由北部新区那边负责。她说:“成立业主委员会涉及到大修基金,属于行政事务。”她称,该小区当时是在北部新区房管科办理的大修基金。